送餐小哥,请好好走路!

上网导航 2023-12-07 163 0条评论
摘要: 受伤者吴淞是济南的一名送餐小哥。但却一直没放下手机,联系消费者、商家和外卖平台,他说:“得抓紧联系点餐的顾客,告诉人家外卖没有办法送到了。,...

5月24日中午,记者偶然见到了一起交通事故。受伤者吴淞(化名)是济南的一名送餐小哥。从车祸现场到医院急诊室,记者参与了对吴淞的救助,也了解到了送餐小哥的工作现状。

逆行出车祸

不肯去医院

当天中午11点,记者经过济南市经十路千佛山路口,看到一位送餐小哥沿千佛山路南行,在靠近经十路口时左转,他提前从右侧转向左侧。刚刚越过道路中间线,他骑的摩托机车就与一辆SUV汽车相撞。

SUV车主孙女士说:自己是由千佛山路自南向北正常行驶,过路口与他相撞时,南北方向的交通灯还是绿色的。

在路口引导行人的志愿者告诉记者,送餐小哥左转弯之前有逆行的行为。

他说,送餐小哥违反交通规则的特别多,之前有一个送餐小哥想要闯红灯,自己用手拉住了他送外卖的箱子,结果被他怒吼。

送餐小哥叫吴淞。发生事故后,他坐在道路中间不能动弹。但却一直没放下手机,联系消费者、商家和外卖平台,他说:“得抓紧联系点餐的顾客,告诉人家外卖没有办法送到了。”

记者在现场看到,吴淞的右脚在与汽车碰撞后已经发生了变形,脚后跟淤血严重,脚面多处肿胀。

现场处理事故的交警要吴淞去医院检查伤情。但是,吴淞一边摇头一边说:“没事,不用去医院。”

其实吴淞当时已经不能活动了。记者帮交警把他搀扶到安全位置。他一边打着电话,一边望着倒在路中间的摩托机车和洒落在地上的外卖,说:“今天一共干了两单(外卖),这一下还不知道要扣我多少钱。”

临近中午,路口来来往往的行人越来越多,骑行的送餐小哥也忙碌起来。不管是来自哪家送餐平台,路过的小哥都会扫一眼吴淞,然后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机,快速地离开。

一个和吴淞同一家送餐平台的送餐小哥停下了车子,问了一句:“出车祸了啊?”随后拿起手机,对着吴淞开始拍摄,说:“我赶紧把照片发到群里,让大家都注意一下。”

吴淞说:“你停下来,不先问问我伤的如何?”那位送餐小哥低头摆弄着手机,然后一句话没有说,骑上摩托机车就离开了。

吴淞看着他的背影说,他刚刚做了4天送餐小哥。

出了事打不通

送餐平台客服电话

半个多小时后,吴淞的女朋友范倩倩(化名)来到事故现场,记者陪同她打了一辆出租车前往千佛山医院。

出租车张师傅看到吴淞的情况说:“送外卖的在道路上没有不能走的地方,闯红灯、逆行是家常便饭,自己有危险,也给行人、车辆带来了危险。最后,出了事情,还是要送外卖的自己承担。”

张师傅告诉记者,每天在路上都会遇到送餐小哥出车祸的情况。他说:“太多了,太普遍了。这样骑车怎么会不出事情。”

在千佛山医院急诊楼外,吴淞坐在地上翻了翻自己的包,里面仅有百余元钱。他说:“我为什么不愿意来医院,不愿意叫救护车,这就是原因。”

在吴淞看来,送外卖,送一单有一单的收入,不像有些单位工资还会拖着。他说:“送餐的配送费根据送餐的距离来定,一般一天能送二十多单,可以赚一百多元。”

在急诊室外,另一家送餐平台的送餐小哥张龙(化名)告诉记者说:“我一天送三十单左右。一般不会选择配送费在五元以下的送餐任务,一天能赚二百多元。”

张龙去医院,原因是在送餐的路上碰倒了一位女孩。他说:“今天一天白干了。幸好她没有大问题,而且我的摩托车上牌有保险,保险公司会负责赔付。”

吴淞说,平台每天都会扣3元的保险费。他说:“我在济南参加过送餐的培训班。通常我们都是在线上交易,也不知道济南有没有公司,现在想着能不能联系上客服。”

吴淞拿着手机给记者看,从11点出车祸到12点,一直用手机拨打送餐平台的客服电话,但是一直没法打通。

张龙告诉了吴淞送餐平台济南公司的另外一个电话,但也是无人接听。

张龙说,自己所在的送餐平台,摩托车、摩托机车每天要扣2.5元的保险费,电动车每天扣2元的保险费。他告诉吴淞,不要对公司的保险抱有太大的希望。他说:“公司的保险额度很低,能不能赔偿还是问题。”

吴淞一直没有说话,一直拨打着外卖平台的客服电话,依然打不通。

网络点餐很华丽

送餐服务很骨感

吴淞的经历并不是个例。为了养家糊口,送餐小哥在城市的车流中不停地穿梭。

记者电话采访交警部门,答复是并没有专门针对一个行业的交通事故率进行统计。记者从网上搜索,根据相关报道,潍坊市奎文区2016年发生的涉及快递车的交通事故有463起。

送餐、快递,都是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产生的新职业。但有多少人想到,自己所享受的便捷服务背后,有多少人辛苦甚至伤痛的服务。

送餐平台竞争激烈,送餐服务好不好只有一个衡量标准,那就是能不能用最快的速度、最短的时间将餐品送到顾客手中。

张龙告诉记者,自己所在的送餐平台,如果超时配送会被扣除一半的配送费,没有送到将扣除与餐费相等的费用。吴淞所在的送餐平台,如果超时配送就会被扣除百分之三十的配送费。

吴淞说:“一趟外卖的收入也就几块钱,一天也就能送二十趟左右。为了可以赚到更多的钱,每个人都想着可以多送几单。”

张龙说:“取餐时间、路上行驶的时间都算上,规定送达时间往往会变得非常紧张。”为了节省时间,闯红灯、逆行很正常。

记者观察到,送餐小哥行驶过程中接打电话、看手机危险很大,但他们需要随时联系,顾不上危险。

张龙告诉记者,外卖行业进入门槛比较低,而且现在基本上都是通过众包的形式参与其中。

律师吴雷表示,众包是外卖送餐出现后产生的一种新的用工形式,工作者和公司之间没有任何合同,就是谁想干就干。

张龙和吴淞的交流中,保险会不会赔、能赔偿多少是他们最关心的事情。张龙说:“一天只扣3元购买意外保险,估计也赔不了多少。况且,摩托机车没有牌照,交通违法认定等情况都会让保险赔偿的可能性变小。”

吴淞一边听着张龙的分析,一边反复地看着手机上搜索到的保险赔偿的相关内容。

在采访中,记者提示接受采访的送餐小哥们遵守交通法规,不要边骑车边看手机。他们大多不在意,有的会说:“自己多注意就好。”然后骑上车,快速离去。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:

作者:上网导航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90xe.com/post/6850.html发布于 2023-12-07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技术导航

分享到: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